# #
站內檢索: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首  頁 | 文學創研 | 青海書畫 | 青海文史 | 音樂舞蹈 | 唐卡堆繡 | 黃河奇石 | 昆侖美玉 | 青海攝影 | 民間文藝
  現在的位置: 青海文化藝術網首頁文藝評論  
十年風雨鑄昆侖 | 鐘錫九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紀念
來源: 西海人文地理
作者: 李皓 王十梅
發布時間: 2018-06-27 08:56:50
編輯: 華文

  從西寧到海西都蘭巴隆公社,近六百公里。那里是絲綢之路青海道的必經之地。

  古道漫漫。

  千百年來,不知那里的萋萋荒草,大漠風煙湮沒了多少商賈行旅的身影,消弭了多少文人墨客的足音。可歷史總有意外,在浩茫的時空中,在歲月的縱深里,也有不少仁人志士,血性男兒,將一腔忠魂揮灑云天,用一支瘦筆,撬動了洪荒大野的曠古岑寂。

  1969年,鐘錫九先生以“戴罪之身”走進巴隆,此后十年,他幾乎從未離開過這座戈壁小鎮。在海西,鐘錫九先生完成了書法藝術的鳳凰涅槃。

    十年風雨鑄昆侖

  6月

  走過多雨的春天后,柴達木盆地迎來了一年中最美好的季節。我們追尋著鐘錫九先生的足跡,開始了一次意義深遠的文化行旅。

  舉目望去,西格高速兩側群山逶迤,碧空如洗。群山之下,一群群駱駝悠然漫步。半個世紀前,同樣的景致,也曾疊印在鐘錫九先生的眼眸,冥然中,先生已然逝去整整二十個春秋了。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蘭縣巴隆公社夏拉光大隊鐵奎小隊是柴達木盆地一個消失了的地名,昆侖山下的這個小村莊,曾是當年鐘錫九先生的蟄居之地。

鐘錫九先生在海西時,創作的詩卡

  

    今年4月,鐘錫九先生的家人,對外展示了一套先生客居海西時創作的詩卡,詩卡由巴掌般大小的道林紙制成。

  詩卡內容,鐘錫九先生抄錄的多為唐宋詩詞和近代先賢的詩詞。詩卡上鐘老的遺墨,字體端莊,布局嚴謹,其風格與先生晚年的書風,既一脈相承又迥然有別。

  詩卡上并未鈐印,可字里行間,卻處處流露出鐘老當年創作時的精心和巧思。省垣文藝評論家馬鈞先生看到這套詩卡后贊不絕口,他說這套詩卡是“鐘錫九先生書風轉折的見證”,對于研究鐘錫九先生書法風格的形成意義重大。

鐘錫九先生結婚照

  是怎樣的誘因使得先生在人生的逆境中完成了藝術的升華?

  鐘錫九先生的長子鐘鈴先生是省垣頗具盛名的中醫,1978年恢復高考后,僅有高中學歷的他直接考上陜西中醫學院首屆研究生,并終生寄情黃老懸壺濟世。他是這些詩卡原材料的制作者。

  鐘鈴先生說,鐘錫九先生一生曾有兩次罹難,一次是1958年,鐘錫九先生以莫須有的罪名,勞教6年,回到西寧沒幾年,又被下放巴隆。“可以說,父親一生中最好的光陰都是在顛沛流離中度過的。”鐘鈴說。

  鐘錫九先生是學界公認,具有深厚古典文學修養的書法家和詩人。

  鐘錫九先生的書法和詩詞天賦,早在年輕時代就已顯現。

  鐘錫九先生的家人珍藏著一張上世紀初先生的結婚照,照片上留有鐘錫九先生的親筆提詩,先生的詩句雋永纏綿,字跡俊秀,汩汩才情,難以掩飾。

  先生一生筆耕不輟,數十年間,隨著對中國文化理解的步步深入,其書風也有較大的轉變。先生初學二王,后學顏柳,繼而又出入龍門,潛心魏碑,晚年時終于形成了古樸蒼勁,雄渾奔放的風格,一代大家成矣。

  在走訪先生的家人時,我們獲悉,先生勞教歸來后,失業在家,生活十分拮據,甚至不惜賣書度日,家中藏書,多半是在這一時期散佚,即便如此,先生始終堅持每日讀書臨帖幾乎從未中斷。

  “父親為了練字,挖來一盆紅土,調成泥漿后,用毛筆蘸著在牛皮紙上寫字。牛皮紙厚實堅挺,不容易被寫壞,每寫一張,父親就將它放在太陽底下晾曬,待紅土干透后,就將上面的字跡撣去,繼續再寫,一張紙要反反復復用十幾遍。”鐘鈴先生說。

  鐘錫九先生自幼熟讀經史子集、唐詩宋詞,很多辭章爛熟于心,張嘴即來。

  鐘鈴先生告訴我們,那些用道林紙裁成的詩卡,原本是半個世紀前自己學醫時用印刷廠丟棄的邊角廢料制作的空白卡片,自己原本是想帶給父親,讓他打發時間,不想竟成為父親默寫詩詞,感悟書法的工具。

鐘錫九先生家書

  鐘錫九先生的次子鐘洪和四子鐘成當年曾陪鐘錫九先生下放海西,他們是鐘錫九先生藝術轉折期的親歷者,也是先生那段人生歷程的見證人。

  1969年,23歲的鐘洪先生是西寧市房建隊的臨時工,即將轉正的他,突然接到通知,讓他陪父親下放海西,鐘洪先生說,那時自己連西寧都沒出過,對海西更是一無所知,鐘錫九先生亦是如此,只不過鐘錫九先生那幾年屢遭罹難,對于這次下放變得麻木,表面看去沒有太多感懷。

  鐘錫九先生一家四口下放海西時的行李十分簡單,除了過日子必需的鋪蓋外,只有一張炕桌,一個錢柜,一只半導體收音機,和三五本諸如《唐宋名家詞選》和《近300年名家詞選》之類的閑書便是鐘錫九先生隨身攜帶的“奢侈品”。

  “父親一生酷愛讀書,上世紀70年代,政治氣氛稍有松動,他就讓我從省圖書館抄錄任繼愈校訂的老子《道德經》寄往海西。”鐘鈴先生說。

  1969年4月2日,鐘錫九先生攜夫人和年僅5歲的幼子鐘成,在西寧市南關街原西寧市汽車一廠乘班車前往巴隆,鐘洪則坐在運送行李的卡車一路隨行。鐘洪先生說,與鐘錫九先生同車下放海西的還有兩三戶人家。

  鐵奎村(鄉人俗稱)是巴隆河邊的一個自然村,因為灌溉便利和河谷地帶相對濕潤的小氣候,至今仍是柴達木盆地重要的農業生產區。

  “我們在路上顛簸了兩天才到了鐵奎村,路上我們一家四口在茶卡住了一晚上,那是一間只有兩張床位的平房,因為前途未卜,父親變得十分沉默,整個晚上都沒說幾句話。”鐘洪先生說。

    鐘錫九先生抵達鐵奎村時,村里只有五六戶人家,二十幾個村民卻種著七八百畝地,勞動任務之重可想而知。鐘錫九先生抵達鐵奎村時,正值春耕,從未干過農活的鐘錫九先生和家人,在村里一戶人家幾近廢棄的地窩子里借住下來后,便立刻投身農活。“好在村民們很善良,父親在海西十年,始終與村民中的老幼婦孺一起干活掙工分,沒有遭太大的罪。”鐘洪先生說。

遠眺鐵奎村      圖/李皓

  我們驅車趕到鐵奎村時已是傍晚時分。因為新農村建設,鐵奎村村民大多搬遷,村里了無人跡。十幾棟修建于上世紀80年代的土質房屋,在夕陽的余暉中愈發顯得破敗,可是村中幾十棵楊樹卻長得郁郁蔥蔥,煞是喜人,村莊周圍農田中的麥苗更是茁壯旺盛,它們昭示著這片土地的生機和活力。

  鐘洪先生說,村里的第一棵楊樹就是他當年親手種下的,這棵楊樹成為了我們尋找鐘錫九先生故居的坐標。

  七折八拐后,鐘洪先生憑著依稀的記憶,尋找到了當年的家,這個家是鐘錫九先生一生中除西寧市莫家街58號老宅外,居住時間最久的地方。院中的楊樹長得高大挺拔,成為村中一景,只是鐘錫九先生曾經棲身的土屋早已坍塌,不復舊日模樣。

  土屋共有三間,每間面積不過十平方米,中間一間為廚房,左側為鐘錫九先生和夫人的臥室,右側是鐘洪先生的臥室。

  土屋采用的是河湟地區頗為流行的干打壘的建筑形制,只可惜海西土層較稀薄,當年的建房者只能因地制宜,在自家房中取土夯筑墻,于是當年鐵奎村的房屋均為一半地下,一半地上的地窩子樣式。

  鐘錫九先生的臥室中,砌有兩盤土炕,土炕挨得很近,中間過道狹窄,鐘錫九先生當年就是將從西寧帶來的那張炕桌架在兩盤土炕之間,權當書桌,那套詩卡就創作于這樣的環境之中。

    土屋一側的墻上掏有一個狹小的穹頂壁龕,那里就是鐘錫九先生當年存書的地方。

土屋中,鐘錫九先生當年存書的壁龕。 圖 / 李皓

土屋中,鐘錫九先生當年存書的壁龕  圖 / 李皓

    一根柏木房梁橫在廢墟上。

  鐘洪先生說,這三間土屋是到鐵奎村第二年,他和村民們一起修筑的,因為海西缺少木頭,這根房梁還是隊長親自批條,村民們到山中砍伐的。

  房梁有了,可是蓋房必需的椽子卻沒有著落,鐘洪先生只能因陋就簡,用紅柳枝和芨芨草為土屋覆頂,而后又在如此簡陋的屋頂上涂以黃泥。海西天氣干燥,黃泥干透后,四處裂縫,有時躺在炕上竟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好在海西少雨,十年中土屋未遭“水患”,只是海西春季風多,每逢刮風時屋內就塵土飛揚,委實“不像個家”。

  鐵奎村遠離公路,鐘鈴先生說,每次探親,他都會在青藏公路邊的伊克高里附近下車,然后在戈壁灘上步行兩個多小時才能到達鐵奎村,有一次中途休息時,他竟將隨身攜帶的一件行李忘在了路上。

  鐘洪先生回憶道,鐘錫九先生自從來到鐵奎村后,只出村過一次。十年流離生涯,他都在鐵奎村白楊土屋長風月冷的陪伴下度過的。

  鐘錫九先生故居廚房中有一口菜窖,窖體很深,至今沒有廢棄,那是鐘錫九先生儲存過冬蔬菜的地方。鐘洪先生說,鐵奎村物資貧乏,洋芋和蘿卜是那時他們一家人最常見的蔬菜,在鐘洪先生的記憶中,他們一家四口一年竟能吃完八麻袋洋芋。

  

鐘錫九先生手書《歸田雜吟·在海西》

  鐘錫九先生家人珍藏著一本用作業本改造成的賬冊,賬冊上清晰地記錄著上世紀70年代初鐘錫九先生每天勞動的內容和應得的工分,施肥、播種、鋤草……除了刮風下雨,先生一年四季幾乎從不休息。海西紙張稀缺,先生后來又在賬本上,用毛筆留下了斑斑墨跡,字跡端莊,足可用作字帖,無意之舉,竟讓這本賬冊成為了先生在那一時期的生活見證。

  先生自謙,他說自己詩歌的成就高過書法,他在一篇文章中也勉勵后學,要在古典文學上下功夫,家人回憶,先生生前有一習慣,每天早晨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大聲吟誦唐詩宋詞,這樣的習慣甚至在海西時都未中斷。

  鐘錫九先生以一顆詩心面對人生,海西的日子里,他常將鐵奎村的一景一物化為詩行,聊以自慰。

  鐵奎村村后有一座小山,山勢奇崛,山上怪石嶙峋,更為獨特的是,這座小山與旁邊的山體并不相連,形成了一個獨立的“錐體”,先生因此將這座山命名為“獨山”。在鐘洪先生的記憶中,農閑時,先生時常登山遠望,并將登山時的感懷,寫進了詩詞中。在《雨后登小獨山放歌》中,先生如是寫道:

  今既如斯之秀美兮,秋乃期其有成。樂哉田園兮,愿終老于躬耕。

  鐵奎村三面環山,地勢平坦,巴隆河自村前湯湯而逝。鐵奎村的東側是昆侖一角,站在鐘錫九先生故居向東望去,但見昆侖之巔,兩座孤峰高聳,山勢扶搖,蔚為壯觀。這樣的景致,也被鐘錫九先生寫進了詩歌:

  千巖猶戴千秋雪,

  六月還飛六出花。

  突兀雙峰插霄漢,

  蜿蜒山勢走龍蛇。(摘自《歸田雜吟·在海西》)

  此刻的鐘錫九先生,不像是一位飽受罹難的文化巨匠,更像是一位歸隱田園的傳統文人。

  巴隆河盡頭是一片廣袤戈壁,如今原野上當年拓荒者栽下的楊樹早已蔚然成蔭。鐘洪先生說,每當夕陽西下,落日的余暉便會將這片原野涂抹得一片絢爛,鐘錫九先生時常望著這幕壯觀的景致獨自發呆,我們在《歸田雜吟·在海西》中,讀到了先生對這幕場景的獨特感悟。

  日落霞生大漠開,

  青天碧海景奇哉。

  分明一幅丹青畫,

  可惜無人畫得來。

  當然,借景抒情僅僅是那段歲月中,先生自我慰藉的手段之一,更多時候,先生對世事的感懷和對故土家園的思戀,才是他思緒的主題。

  鐘錫九先生的家人,珍藏著一批先生當年寫給兒女的家書,家書中先生時常發出“吾將老矣”的感嘆,他最掛念的就是兒女的婚事,這樣的情愫,在先生這一時期的詩詞中也多有體現。

  在《相見歡·在柴旦》一詞中,先生如是寫道:

  人何處,柯柯(注:山名)下,巴河(注:巴隆河)邊。凄絕,中秋獨對月團圓。

  在這首《聲聲慢》中先生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今夜山村明月,透窗戶,漾成一片銀白。歸思縈回,欲去怎生去得。

  思鄉是古典文學中常見的題材。

  鐘鈴先生說,先生一生浸沐于傳統文化中不能自拔,傳統文化的力量成為了他精神的內核,同時他思想開放,即便是身處逆境,也表現出了樂觀和堅強的氣質。

  在《念奴嬌·柴旦看套馬》中先生這樣寫道:

  婦孺騰歡,眾聲喝彩,共把英雄譽。夜闌人靜,隔帳猶聞笑語。

  在《青青崖畔草》一詩中,先生樂觀堅韌的個性更是袒露無疑。

  青青崖畔草,

  上有巨石橫。

  十人弗能舉,

  重可廿余鈞。

  石下一叢綠,

  深根土內湮。

  一朝地氣暖,

  嫩芽出土新。

  這些詩作,與先生在海西創作的詩卡相輔相成,成為了探究先生那段時日心路歷程的線索。

上世紀70年代,鐘錫九先生與家人在鐵奎村合影

  鐘洪先生說,半個世紀前鐵奎村村民大多目不識丁,先生的作詩大多是遣志抒懷自娛自樂,可這并不意味著鐵奎村就真的是文化沙漠。

  土屋雖然簡陋,每年春節,鐘錫九先生依然會寫一副對聯,以求應景,有一次,鐵奎村一個外地探親的人,在村中閑逛時看到了鐘錫九先生寫的對聯后,他神情激動地闖進院門,大聲喊道,先生原來在這里啊!原來鐘錫九先生書法造詣頗深,早在去海西前,就已書名大熾,那人早就耳聞鐘錫九先生的書名,沒想到竟在他鄉相逢,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大驚喜。

  因為條件所限,在海西的日子里,鐘錫九先生幾乎沒有創作出大尺幅的作品,一套詩卡是我們見到的那一時期最完整的書法作品。

  馬鈞先生嘗言,海西是鐘錫九先生創作的轉折期,海西歸來,鐘錫九先生的書法造詣漸入化境。

  在詩卡上一段簡短的題跋中,鐘錫九先生如是寫道:“真字應該與行字兼寫,筆下方不滯板,久作楷則手生硬”,這是身處逆境的鐘錫九先生對書法藝術的思考,巴掌大的詩卡記錄下了這樣的感悟。

  如今先生已經故去整整二十年,他當年棲身的小屋也已破敗成了廢墟,站在廢墟之上,我們依舊能感受得到先生倔強淡泊的性情和對藝術執著的追求。十年風雨鑄昆侖。

  馬鈞先生聞聽此事后說道,我們只能解釋為,那時鐘錫九先生的書法造詣已經很高了,他是在用意臨的方式完成了藝術的精進。

鐘錫九先生在海西時居住的土屋遺址。   圖 / 李皓

  如今先生已經故去整整二十年,他當年棲身的小屋也已破敗成了廢墟,站在廢墟之上,我們依舊能感受得到先生倔強淡泊的性情和對藝術執著的追求。十年風雨鑄昆侖。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進入青新論壇 ] [ 關閉窗口 ]
   
友情鏈接
編委會成員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中共青海省委宣傳部  承辦單位: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  青海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未經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埃及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三分彩开奖历史 澳门三分彩怎样做流水 三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三分彩开奖号码 三分彩缺点是什么意思 北京三分彩全天计划 摩纳哥三分彩玩法介绍 三分彩怎么个玩法 三分彩lottery 三分彩是合法的吗 三分彩免费人工计划 加拿大三分彩走势图 三分彩时时彩中奖规则 三分彩开奖号码及记录 保时捷三分彩开奖结果
优博时时彩平台 极速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腾讯内部服务器 都柏林大学 管家婆网原创36码特围 网赌一天赢一点现实吗 不看牌抢庄牛牛口诀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五码遗漏 时时彩后三跨度玩法技巧